蓝符牒

醒时莫饮茶 醉后弹琵琶

【霜铁】Little Prince

很久之前的脑洞,如果Loki没有死在无限战争中,而是漂浮在宇宙中,最后在泰坦星遇见铁人。
第一章
Tony Stark坐在一颗巨大的、光秃秃的星球上。
破碎的面甲已经修复了大半,纳米材料依旧在不断疯长着,那些碎片刺破了Tony的皮肤,他对此毫不在意:“看,这就是科技,在带给人们好处的同时伴随着该死的副作用。”
直到一粒绿光落在Tony掌心,像是一只萤火虫落在迫击炮上。小小的、黯淡的光晕出声道:“Stark。”
Loki。那声音让人想起伦敦的雾霾天,漂亮又惹人讨厌。所以为什么邪神入侵地球的时候拿的是权杖而不是一把雨伞?Tony想像着Loki用伞柄击飞两个神盾特工的模样。他低声笑了起来。邪神先生开始变得不耐烦,尽管他现在只是一个光点。Tony清楚地看见那粒绿光在他掌心轻轻颤动着。
过了很久,直到Tony的笑声变得喑哑,他才问道:“Stephen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我是那一千四百万余个结局中唯一的变数。”Loki有一把好嗓子,但此时他的声音涩得像许久未上松香的小提琴。
Stark在任何时候都不愿放弃他的幽默:“那么,你为什么变成一个光点?这看上去像是小叮当仙子的魔法仙尘。”Loki答道:“因为我现在的力量不足以维持变形的法术。”Tony飞快地抢白:“所以你现在是个冰宝宝了?”
这位约顿海姆的君主缄默无言。Tony想起纽约大战结束后邪神带着口枷回望的那一眼,流淌着脆弱易碎和无声平静,现在回想起来,他比大多数人更早地经历了Thanos。
Tony只能装作无意:“蓝色没什么不好的,《阿凡达》明年要出第二部了。可惜我看不到了。”
Loki意识到在Tony眼里冰霜巨人和阿斯加德人没什么分别,都是外星生命罢了,同样生疏,他不再是谁睡前故事里的恶魔。
接下来,按照惯例他们得互相讲述自己的故事了。Loki那白虹贯日、壮士断腕的一刺被他讲得如同伶人在后台卸去粉墨时说起剧本,比起阿斯加德洛基之殇平淡太多。
Tony掐头去尾地叙说了甜甜圈飞船、无限手套和秘术大师,之后戛然而止。Loki的声音终于有了起伏:“如果他集齐了六颗无限宝石,只要一个响指就可以毁灭半个宇宙。”自诩神明者不知为何竟会为蝼蚁的死亡而感到不适和悲伤。
TBC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