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符牒

【牧马】康城令,鹅城牧

#看完《让子弹飞》后的激情产物,反正圈太冷没人看,就自己投喂自己了#
正文
“黄四郎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马邦德忙着捞红油锅里的羊肉,红色的生肉一点点滚成粉色,衬着黄铜锅里热浪翻腾,那叫一个活色生香。
一旁的花姐低着头,鸦色眼睫轻颤着,十足惹人怜。对付不同人要用不同的招数,土匪窝那帮子都喜欢大胆泼辣的,这位爷可不同,若是耍心眼儿谁又比得上他是个人精。
“县长看上你了?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师爷念完了歪诗,不待她答:“是有几分姿色,可比起她来差太多了。就是十分颜色到了她面前,也得变成三分。”
“那年我十七岁,她也十七岁。”后来他跟了个好县长,狠狠赚了一笔,大手一挥赎下了花魁娘子,转眼她却捧出百宝匣,与他捐了官做。谁成想,路遇麻匪,最后大被酣眠,却断送佳人性命。张麻子面前那串儿准备好了的话,虽然咽下去了,却不是情话,若是情话,倒好说出口。
马邦德定定看着花姐:想来张牧之有夫人在侧,尚能坐怀不乱,又怎会喜欢这丫头?“好了好了,黄四郎的人怎么能亏待了。”两颗亮闪闪钻石“扑”地从师爷袖子里掉出来:“拿去吧,也好交差不是,晴雯。”
花姐前脚刚走,后脚张麻子就进来了:“老汤!”嗓门儿大得半个鹅城都听得见。马邦德也不看他:“干嘛啊,正吃饭呢这。”张牧之大马金刀地坐下了,自个儿捡了块鸭血,也不见碎,便往师爷碗里蘸去。马邦德护起食来一向不要命:“要吃,自己调个油碟儿去。”张麻子吸溜着鸭血,含糊道:“我吃干碟儿。”师爷回嘴得快:“你怎么不吃辣椒面儿呢?”
张牧之捞两筷子菜:“辣椒面儿怎么了?以前在东洋鬼子那儿吃火锅,还蘸生鸡蛋呢,滋补得很。”马邦德就势往上爬,得把毛给捋顺了:“好吃吗?”“不好吃,甜丝丝的。”张牧之道:“名字也怪,叫甚么劳什子的寿喜锅。”
马邦德不忘拍马屁:“好名字啊,县长自然长寿喜乐。”“长不长寿,喜不喜乐。要看你。”张牧之这次倒是把猪脑花夹碎了。马邦德一哆嗦,小心翼翼道:“恩人,这是什么意思?”
张牧之看他一眼:“你去想个办法把黄四郎平了,我不自然就长命百岁了开心了?要不然你想想,你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人给绑了。这不就是黄四郎治下,鹅城不太平吗?”马邦德傻眼了,这麻匪还真是能颠倒黑白,比自己还会装糊涂,一拍脑门儿,嘴上却道:“嘿,我这不是正给您想着主意呢吗?”
张牧之摆摆手:“不提这个,我早觉着敲鼓的那小妮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先是让老二老三看上了她,现在又来和你勾勾搭搭。她是要把我的人全勾走?”张麻子心道:刚才那花姐出门时候一步三扭腰的,真当我不知道呢。

开个脑洞有人想看吗(超人总动员AU)

因为新出台的超级英雄法案,大超不得不停止他拯救世界的工作,作为小记者的生活穷困潦倒。这时候哥谭首富布鲁西向他伸出了援手,布鲁斯愿意帮助超英改善公众形象并进而使超能力合法化。在二人的努力下正义联盟的成员终于集齐。而兴奋之余的大超答应韦恩加入联盟后却因战损过于突出而被搁置,他因此感到非常郁闷。这时联盟成员蝙蝠侠向他提出了帮忙照顾和教导少年超能力者(罗宾们)的请求,从未谈过恋爱的氪星人开启了他的奶爸生涯。

【锤基】Thorn(复联三后治愈向,有神话提及)

拖了好久的盲狙江苏卷,大概是记一次美好的姐妹淘茶话会,有铁椒提及

啊啊啊啊死活发不了,有什么敏感词老福特你倒是告诉我啊

走石墨:https://shimo.im/docs/QtjuQJCgJ2UGT6fT 点击链接查看「【锤基】Thorn」,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戬心】青玉案*旧文

#深夜抽风,决定把以前的文慢慢搬一点来,毕竟底稿都已经随着上一个手机去了,能找到文字版的就在这儿存一下吧,大概是用来丢人现眼#
正文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杨戬静静地立在街市上,他这一生无比漫长,但真正去过上元节却只有几次而已。家变之前,这世上还未有上元节,到后来,却已没有几个人可以陪他过。记忆中第一次过上元节还是当日在灌口时。
他晨起练武后回到厅内。正好看见寸心端着一个瓷碗过来。“这是什么?”“元宵啊,凡人弄出来的新鲜玩意,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他在桌前坐定,那碗里盛的是雪白的糯米团子,用筷子挟起一个,软糯的外皮包着香甜的馅儿,倒是不错。他看着寸心,眼里是融融的笑意:“幸好是芝麻的,看不出来煮没煮糊。”她小声地嘟囔:“糊的都倒掉了嘛。”他失笑:“罢了罢了,坐下吃些吧。可惜只一碗,你我二人分吃可以,老大他们却是吃不到。”她有些无奈地道:“知道你念着他们,一人一碗,哮天犬那份也没少。”他那时于情爱之事懂的并不多,也不明白她那份只想给自己一个人的心意……
这天晚上,凡间是没有宵禁的。她拉着他出去看灯。其实她什么没见过呢?这世上珍宝最多的地方便是水晶宫了。只是这人间繁华却偏偏惹人留恋,正如人间的情爱一般。她说要放花灯,他便亦陪着去买。刚刚付了账,却发现她早已不知跑到哪处去了。提着花灯寻了许久,正当他想要施法的时候,忽听得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杨戬”,回首时,她正立在河边,浅蓝色的衣裙与水溶成一色,绸缎上的花纹仿若鳞片一般。
那夜他们蹲在河边放灯,他问她,灯上写的是什么,她只狡黠一笑:“说出来就不灵了。”他怔了怔,他们本就是神佛,但面对未来的时候却依旧忍不住祈求庇佑。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原来,自那日西海诀别之后已隔了这样久。杨戬缓缓回过头,似乎希望她依旧站在那里。却真的看见了一抹浅蓝色的倩影,那人见了他带着几分欣喜道:“二哥,我包了些元宵,一起去吃吧,沉香他们也在。”自己捧作掌上明珠的妹妹终究有一天为了另一个男人洗手做羹汤,一如当年的她。杨戬笑了笑:“好。”
天眼有看见过去未来的能力,这一次,他终于看清了花灯上那几个字:“愿与君,朝游沧海暮苍梧。​​​

盲狙今年江苏作文,肝一个锤基PWP。马上高考了,给自己攒点人品。

【锤基】用高中古文课本的方式打开复联三

#抽风产物,后面均注明原文。锤第一人称怀念弟弟。#
庭有格鲁特,吾弟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项脊轩志》
呜呼!汝生于约顿,而葬于斯,离吾乡七百里矣;当时虽觭梦幻想,宁知此为归骨所耶?
予八岁,于庭下见一蛇,予素爱蛇,怀抱之,蛇腾跃起,盖汝幻化也,遂持匕首刺予。凡此琐琐,虽为陈迹,然我一日未死,则一日不能忘。然而汝已不在人间,则虽年光倒流,儿时可再,而亦无与为证印者矣。 ——《祭妹文》
亡弟洛基,阿斯加德之王子,约顿海姆之主君,奥丁之子,亦称邪神。籍约顿海姆,徙阿斯加德。在九界虽有恶名,非其本色。倾盖矢从余,入吾门,智慧才识,种种皆露。
今基先我死,而永诀时惟虑以伊死增余病,又虑余病无伊以相侍也,基之生死为余缠绵如此,痛哉痛哉! ——《影梅庵忆语》
注:《祭妹文》所祭之人本名袁机,而《影梅庵忆语》中所有“姬”字被我改成了“基”。

Sun rises like a blood orange——《星屑,羽毛,与你的歌》

第一次长评献给太太@蝶骨 
其实主要是疯狂赞美我太太
说实话看到第一次这个标题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抖森讲他在伊顿的枕头大战,然后脑海里就是雷一那两个小豆丁乱扔枕头的样子了,(笑。
我应该是在第六章的时候开始看的这篇,一天连肝六章实在是太尽兴了。说真的这文适合一口气看下来,太太的文字像丝缎一样顺滑流畅,就德芙广告里那个样子。但同样有幸追这篇的连载也令人无比开心,等待是这一切变得更美妙,毕竟太太总会带来惊喜。
这篇文给我的观感像是血橙,甜蜜、颗粒分明、汁水四溢。看上去血淋淋湿漉漉,暴力叛逆,但内里却是蚀骨的甜。这一切当然有赖于有赖于蝶骨太太强大的文笔支撑啦。如果让我来形容太太的文风,应该是无比适合兄弟禁断的那种文风吧。
太太非常喜欢多种元素的叠加运用,那些接骨木、樱桃酒、野薄荷、蜂蜜像是在魔女的坩埚里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就连标题也是这样的,星屑,羽毛,与你的歌。这点在某种意义上很像古龙,比如《天涯·明月·刀》《流星·蝴蝶·剑》。这种方法看似在营造意境上很简单,但实则容易矫情和不知所云,然而蝶骨太太用起来就像烤制舒芙蕾一样自然,云朵般蓬松轻盈。
还有就是太太真的很适合写戏中戏,从最开始的船戏到新歌的MV。每一个都可以作为独立的片段出现,就像是层层叠叠的白色海浪。锤基算得上是很有末日感的一对了。所以太太在MV让他们体验的那次末日,一下子就让我回到了诸神黄昏,日升日落,亘古不变,蔓延天火,苍凉甜蜜。
当然这篇文最让我激动的还是剧情走向和锤基的感情发展。神兄弟在面对爱情时都太勇敢。他们两个都很主动啊,就连傲娇的基也是。基为了哥哥去吞刀片那里,我简直感动到哭。太喜欢这里的描写:“他怕死了。要是蛋糕里放的是氰化物,炭疽病毒,或是一只毒蜘蛛,那他差不多也就玩完了。这是一生一次的博弈,但他赌赢了。”看到这儿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在想锤的反应了,果然没让我失望,那一刻的锤真的是Alpha气场爆棚,很放心把基妹交到他手里了。
他们两个一明一暗,但最适合星辰的永远是黑夜不是吗?

【锤基】Gluttony(总裁锤x律师基,神经性贪食症AU)1

#文中的Loki属于神经性贪食症患者,文章标题对应七宗罪中的暴食#
17:05,Loki为自己的Gucci西装佩上一对绿宝石袖扣,转身出门。
17:20,Loki低头查看Thor发给自己的定位,跳跃的红色标识让他的眉心有一点疼痛。他按下锁屏键,接着走进那家餐厅。
Thor,Loki的客户,正坐在一张洁净的桌子前,庄重的神态仿佛这是他办公室里的黑色桌案。这位阿萨集团的实际掌控者聘请Loki是为了应付父亲骤然离世后他与长姐Hela的遗产纠纷。金发的大个子不动声色地观察着Loki,最终露出一个微笑,蓝眼睛里满是海水的涟漪:“来点儿餐前酒?”
Loki落座时,并没解下西装最上面的那粒纽扣,这可能会让他看起来有点儿失礼,不过他本人并不介意,他只是喜欢西装带来的紧绷感罢了。但这倒是Thor提议喝酒的原因,以图营造一种简单放松的气氛。
Loki拒绝了蠢兮兮的餐前酒。Thor自己点了杯自由古巴*乐呵呵地喝着:“你要怕喝酒误事的话,可以要无酒精的。”于是Loki就这样被Thor强塞了一杯冰可乐到手里。他愤愤地咬着杯沿上的柠檬角,心道世风日下,连Odinson家的太子爷都来这儿喝兑了可乐的失身酒。说不定一会儿他会邀请自己到酒吧跳舞,要不是今天穿了西装,Loki还真想试试。
Thor的笑容让人很难真正讨厌他,况且和他聊天很有趣:“我以为你会像《控方证人》里的韦菲爵士那样喜欢白兰地呢。”Loki佯做生气状:“在你心里律师都是那个样子吗?头发稀少,大腹便便?”Thor瞪大了碧蓝色的双眼:“你可够瘦的。”Loki忍不住笑起来:“开玩笑的,我挺喜欢Charles Laughton扮演的亨利八世*。”
Thor点的东西很快就上来了,木质托盘里盛着金色的炸鸡,另附了三个瓷碟,红辣黄芥黑椒。
Loki不常吃这个,但舍命陪客户显然更重要。
Thor卷起袖子,接过白色的瓷碟,把辣酱淋在一块炸鸡上,递给Loki。Loki看着Thor裸露在外的小臂,那肌肉可真够热辣的。他一时间想起自己看过的一部电影,毫不怀疑Thor会像男主角那样摔碎手里的玻璃杯,然后大喊“Another”。
他认识他的客户少说也有一个月,不知为何今天却冒出来这许多奇怪想法。
辣椒和醋汁的风味形成简易的平衡。辣酱里添加的火腿油使它的口感更加丰润,鸡汁欢快地在口腔里四处迸溅。辛辣瞬间点燃了味蕾,Loki大口吸着杯子里的可乐,这时候他倒有点感谢Thor了。
然后他换了另外的调料,蜂蜜芥末,一种东亚正流行的风潮。蜜糖的甜美和轻微的刺激显然更让Loki的舌尖舒适。
Thor自己捡了一块鸡胸脯,蘸黑椒海盐嚼着,跟Loki碰了个杯。
鸡肉的酥脆让Loki感到一丝愉悦,他眯起眼睛,听Thor谈论他涂黑色指甲油、化烟熏妆的姐姐。直到Thor讲到小时候Hela把他装扮成女武神,Loki瞥见将空的托盘,意识到有某件事就要来临了,匆忙跟Thor道歉后跑进了洗手间。
Loki只觉得炸鸡皮下的那一层黄油都腻在他的喉咙里,胃袋里结了厚厚一层脂肪。他想像一只黑海豹无望地趴在冰块上或是解剖台上。这种事对他来说司空见惯,Loki心里的小人只是淡漠地看着海豹把活鱼吐回红色的喂食桶。
Thor进来的时候,就看见Loki这样在盥洗池前呕吐着。
注一:自由古巴,以朗姆酒和可乐调配而成。

注二:Charles Laughton,英国男演员,出演过电影《控方证人》(饰演律师韦菲爵士)和《亨利八世的生活》。        

【EC】interview with Erik(3)

#夜访吸血鬼AU,有能力#

第三章
我相信,天上可爱的天使,他们也决不会没有瑕疵。 天幕上最光洁的星辰,要是伤了风,也会堕入凡尘。 ——海涅
Erik知道那些鸡的去向,他甚至亲手挖过它们的墓葬。他记得那个午后,Charles在红茶里加了三块方糖以弥补长久以来难以得到的新鲜血液,一饮而尽后便不知所踪。
这位乡绅在后院的棚舍找到了吸血鬼。那里摆着许多金属的鸡笼,住着许多白羽的禽类。某只总是懒洋洋躺在金黄干燥稻草上的花母鸡正被Charles爱抚着,他温柔得仿佛臂弯里的是一只长颈天鹅。
但Charles紧接着拧断了这可怜家禽的脖子,动作快得让它甚至连“咯咯”的声音都没能发出。其实这远不如Erik小时候见到的杀鸡场面血腥,但那时他只记得用水煮过的白色无味鸡胸。
显然Charles已经很久没有饱餐了,他有点儿着急。Charles依旧维持之前的姿势,小口啜饮着鲜血,但还是不断有温热的液体滴下来,慢慢聚成的一洼。自成为吸血鬼以来,Erik便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五感变得比往昔更加敏锐。他嗅到屋子里到处弥漫着血液的甜香,现在的情况对他而言就好比有人把一大瓶芬芳的白兰地倾倒在地上。
Charles察觉到Erik的存在,回首看他,唇边血迹暗红盛放,像极了罂粟无言的嘲讽,Erik如是想着。但Charles将那东西递给他,仿佛野猫把死老鼠叼给亲近的人。
好了,有人把白兰地点燃了!
Erik撕下一只翅膀,舔舐着断口处的血渍,咸且涩,意大利童话中的公主说,我爱你如同爱盐巴。他抬起头,又看了一眼Charles婴儿蓝的眼睛。忽地想到另一种可能,这或许该是母狮把猎物叼给幼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