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符牒

醒时莫饮茶 醉后弹琵琶

【白灰/蓝灰】Day of the Locusts(PWP)

军训使我疲惫,唯有日蝙才是快乐的。正好在蝙蝠侠日下了暴雨,所以今天不用训练,就马了这篇。

来自 @北冥夙 的点梗,大概就是白超中了魔法,所以在为爱鼓掌的过程中突然变成了年轻的自己。我也很难界定到底是白灰还是蓝灰。

https://shimo.im/docs/PGijd7U1lOMSgReL/ 

【超蝙】Noctiluae/夜蛾(水手超X贵族蝙,古罗马AU,PWP)

@Eiskalt 姑娘的点梗,古罗马贵族女装去烟柳巷揽客,勾搭年轻力壮的穷水手。本来想当七夕贺文发来着,但我实在是太慢了2333
这里出于私心还是把Bruce设定成了蝙蝠侠。
女装警告!

http://fx.weico.cc/share/34799134.html?weibo_id=4279451606881777

50fo点梗

占tag致歉。来玩这个,感谢各位的关注吧。点梗是不是粉丝都可以,重要的是大家一起开心萌CP,接受:超蝙、EC、锤基,PWP和正剧向都欢迎。

这个算长期的吧,有喜欢的就写。

【霜铁】Little Prince

很久之前的脑洞,如果Loki没有死在无限战争中,而是漂浮在宇宙中,最后在泰坦星遇见铁人。
第一章
Tony Stark坐在一颗巨大的、光秃秃的星球上。
破碎的面甲已经修复了大半,纳米材料依旧在不断疯长着,那些碎片刺破了Tony的皮肤,他对此毫不在意:“看,这就是科技,在带给人们好处的同时伴随着该死的副作用。”
直到一粒绿光落在Tony掌心,像是一只萤火虫落在迫击炮上。小小的、黯淡的光晕出声道:“Stark。”
Loki。那声音让人想起伦敦的雾霾天,漂亮又惹人讨厌。所以为什么邪神入侵地球的时候拿的是权杖而不是一把雨伞?Tony想像着Loki用伞柄击飞两个神盾特工的模样。他低声笑了起来。邪神先生开始变得不耐烦,尽管他现在只是一个光点。Tony清楚地看见那粒绿光在他掌心轻轻颤动着。
过了很久,直到Tony的笑声变得喑哑,他才问道:“Stephen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我是那一千四百万余个结局中唯一的变数。”Loki有一把好嗓子,但此时他的声音涩得像许久未上松香的小提琴。
Stark在任何时候都不愿放弃他的幽默:“那么,你为什么变成一个光点?这看上去像是小叮当仙子的魔法仙尘。”Loki答道:“因为我现在的力量不足以维持变形的法术。”Tony飞快地抢白:“所以你现在是个冰宝宝了?”
这位约顿海姆的君主缄默无言。Tony想起纽约大战结束后邪神带着口枷回望的那一眼,流淌着脆弱易碎和无声平静,现在回想起来,他比大多数人更早地经历了Thanos。
Tony只能装作无意:“蓝色没什么不好的,《阿凡达》明年要出第二部了。可惜我看不到了。”
Loki意识到在Tony眼里冰霜巨人和阿斯加德人没什么分别,都是外星生命罢了,同样生疏,他不再是谁睡前故事里的恶魔。
接下来,按照惯例他们得互相讲述自己的故事了。Loki那白虹贯日、壮士断腕的一刺被他讲得如同伶人在后台卸去粉墨时说起剧本,比起阿斯加德洛基之殇平淡太多。
Tony掐头去尾地叙说了甜甜圈飞船、无限手套和秘术大师,之后戛然而止。Loki的声音终于有了起伏:“如果他集齐了六颗无限宝石,只要一个响指就可以毁灭半个宇宙。”自诩神明者不知为何竟会为蝼蚁的死亡而感到不适和悲伤。
TBC

【锤基】穿越铁森林(冒险家锤X寡妇基,双性,PWP)

《八十天环游地球》AU,梗来自@Thorki整理君 谢谢授权,复健中的儿童车

这里一切有关约顿海姆的都是我的私设

走石墨https://shimo.im/docs/XP6i9vtLp68VJxG4/ 

【牧马】康城令,鹅城牧

#看完《让子弹飞》后的激情产物,反正圈太冷没人看,就自己投喂自己了#
正文
“黄四郎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马邦德忙着捞红油锅里的羊肉,红色的生肉一点点滚成粉色,衬着黄铜锅里热浪翻腾,那叫一个活色生香。
一旁的花姐低着头,鸦色眼睫轻颤着,十足惹人怜。对付不同人要用不同的招数,土匪窝那帮子都喜欢大胆泼辣的,这位爷可不同,若是耍心眼儿谁又比得上他是个人精。
“县长看上你了?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师爷念完了歪诗,不待她答:“是有几分姿色,可比起她来差太多了。就是十分颜色到了她面前,也得变成三分。”
“那年我十七岁,她也十七岁。”后来他跟了个好县长,狠狠赚了一笔,大手一挥赎下了花魁娘子,转眼她却捧出百宝匣,与他捐了官做。谁成想,路遇麻匪,最后大被酣眠,却断送佳人性命。张麻子面前那串儿准备好了的话,虽然咽下去了,却不是情话,若是情话,倒好说出口。
马邦德定定看着花姐:想来张牧之有夫人在侧,尚能坐怀不乱,又怎会喜欢这丫头?“好了好了,黄四郎的人怎么能亏待了。”两颗亮闪闪钻石“扑”地从师爷袖子里掉出来:“拿去吧,也好交差不是,晴雯。”
花姐前脚刚走,后脚张麻子就进来了:“老汤!”嗓门儿大得半个鹅城都听得见。马邦德也不看他:“干嘛啊,正吃饭呢这。”张牧之大马金刀地坐下了,自个儿捡了块鸭血,也不见碎,便往师爷碗里蘸去。马邦德护起食来一向不要命:“要吃,自己调个油碟儿去。”张麻子吸溜着鸭血,含糊道:“我吃干碟儿。”师爷回嘴得快:“你怎么不吃辣椒面儿呢?”
张牧之捞两筷子菜:“辣椒面儿怎么了?以前在东洋鬼子那儿吃火锅,还蘸生鸡蛋呢,滋补得很。”马邦德就势往上爬,得把毛给捋顺了:“好吃吗?”“不好吃,甜丝丝的。”张牧之道:“名字也怪,叫甚么劳什子的寿喜锅。”
马邦德不忘拍马屁:“好名字啊,县长自然长寿喜乐。”“长不长寿,喜不喜乐。要看你。”张牧之这次倒是把猪脑花夹碎了。马邦德一哆嗦,小心翼翼道:“恩人,这是什么意思?”
张牧之看他一眼:“你去想个办法把黄四郎平了,我不自然就长命百岁了开心了?要不然你想想,你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人给绑了。这不就是黄四郎治下,鹅城不太平吗?”马邦德傻眼了,这麻匪还真是能颠倒黑白,比自己还会装糊涂,一拍脑门儿,嘴上却道:“嘿,我这不是正给您想着主意呢吗?”
张牧之摆摆手:“不提这个,我早觉着敲鼓的那小妮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先是让老二老三看上了她,现在又来和你勾勾搭搭。她是要把我的人全勾走?”张麻子心道:刚才那花姐出门时候一步三扭腰的,真当我不知道呢。

开个脑洞有人想看吗(超人总动员AU)

因为新出台的超级英雄法案,大超不得不停止他拯救世界的工作,作为小记者的生活穷困潦倒。这时候哥谭首富布鲁西向他伸出了援手,布鲁斯愿意帮助超英改善公众形象并进而使超能力合法化。在二人的努力下正义联盟的成员终于集齐。而兴奋之余的大超答应韦恩加入联盟后却因战损过于突出而被搁置,他因此感到非常郁闷。这时联盟成员蝙蝠侠向他提出了帮忙照顾和教导少年超能力者(罗宾们)的请求,从未谈过恋爱的氪星人开启了他的奶爸生涯。

【锤基】Thorn(复联三后治愈向,有神话提及)

拖了好久的盲狙江苏卷,大概是记一次美好的姐妹淘茶话会,有铁椒提及

啊啊啊啊死活发不了,有什么敏感词老福特你倒是告诉我啊

走石墨:https://shimo.im/docs/QtjuQJCgJ2UGT6fT 点击链接查看「【锤基】Thorn」,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戬心】青玉案*旧文

#深夜抽风,决定把以前的文慢慢搬一点来,毕竟底稿都已经随着上一个手机去了,能找到文字版的就在这儿存一下吧,大概是用来丢人现眼#
正文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杨戬静静地立在街市上,他这一生无比漫长,但真正去过上元节却只有几次而已。家变之前,这世上还未有上元节,到后来,却已没有几个人可以陪他过。记忆中第一次过上元节还是当日在灌口时。
他晨起练武后回到厅内。正好看见寸心端着一个瓷碗过来。“这是什么?”“元宵啊,凡人弄出来的新鲜玩意,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他在桌前坐定,那碗里盛的是雪白的糯米团子,用筷子挟起一个,软糯的外皮包着香甜的馅儿,倒是不错。他看着寸心,眼里是融融的笑意:“幸好是芝麻的,看不出来煮没煮糊。”她小声地嘟囔:“糊的都倒掉了嘛。”他失笑:“罢了罢了,坐下吃些吧。可惜只一碗,你我二人分吃可以,老大他们却是吃不到。”她有些无奈地道:“知道你念着他们,一人一碗,哮天犬那份也没少。”他那时于情爱之事懂的并不多,也不明白她那份只想给自己一个人的心意……
这天晚上,凡间是没有宵禁的。她拉着他出去看灯。其实她什么没见过呢?这世上珍宝最多的地方便是水晶宫了。只是这人间繁华却偏偏惹人留恋,正如人间的情爱一般。她说要放花灯,他便亦陪着去买。刚刚付了账,却发现她早已不知跑到哪处去了。提着花灯寻了许久,正当他想要施法的时候,忽听得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杨戬”,回首时,她正立在河边,浅蓝色的衣裙与水溶成一色,绸缎上的花纹仿若鳞片一般。
那夜他们蹲在河边放灯,他问她,灯上写的是什么,她只狡黠一笑:“说出来就不灵了。”他怔了怔,他们本就是神佛,但面对未来的时候却依旧忍不住祈求庇佑。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原来,自那日西海诀别之后已隔了这样久。杨戬缓缓回过头,似乎希望她依旧站在那里。却真的看见了一抹浅蓝色的倩影,那人见了他带着几分欣喜道:“二哥,我包了些元宵,一起去吃吧,沉香他们也在。”自己捧作掌上明珠的妹妹终究有一天为了另一个男人洗手做羹汤,一如当年的她。杨戬笑了笑:“好。”
天眼有看见过去未来的能力,这一次,他终于看清了花灯上那几个字:“愿与君,朝游沧海暮苍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