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符牒

醒时莫饮茶 醉后弹琵琶

画纸为棋局——评《捕风》

献给太太 @夜半钟声 ,感谢您写出了这么好的五黑框。

因为入坑晚的原因,非常可惜没能从头追这个文。

这篇其实是我在看完我能找到的所有五黑框文之后,留给自己的储备粮。但完全没想到的是只用了一个晚上就看完了全部。因为剧情之行云流水会让人忍不住一直看下去。

点进去之后我突然理解了这为什么是篇大纲文,因为世界观实在是太宏大了,故事的节奏也非常快,比起工笔细画,或许匆匆几笔白描是更适合这个故事的,字里行间立见风神。

这个世界的两框和三框之间其实是充斥着性张力的。那是在大逃杀的猩红血雾里涌动的漆黑暗潮。我真的好喜欢三框想要沉海两框跳下水去救他那里,当他们都濒临崩溃,不知道今夕何夕明日何日的时候,终于把一切的陈芝麻烂谷子、一切的意难平,通通就着咸涩海水倾泻出来。

接下来的那段时光,他们过上了一段相对平和的日子,他们又在一起写书一起开公司了。然而当两框以命相挟,三框却依旧私立遗嘱骗过两框去曝光的时候,我大概已经有BE的预感了。那两颗破碎的心虽然被粘在一起,但依旧很轻易地破裂,并再也没有修补的可能了。可是今何在如果不那么做,他就不是今何在了呀。江南或许是在逼他,可他到底无法接受几十条无辜生命的死亡,也无法眼睁睁看着两框死去。他有的只是他自己的生命而已,所以他说:“阿苏勒,我来救你了。”

我个人非常喜欢把两框和三框博弈的战场放在全息游戏上,这点处理得很妙。我一直觉得九州对江南来说是承载着他的梦想的,九州在这里也确实被投射成了江南的文字疆土。江南和今何在凭借《九州》和《人间世》,在虚拟的战场上他们真刀真枪地寸土不让,这其实是很燃的。

关于感情发展,五黑框太苦了,本来就HE困难的一对,被放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切变得更艰难了起来,他们甚至不能像现实里那样激情对撕(我骂江南,还需要挑日子吗?)。非常有趣的一点是在这篇里江南和今何在的九州门成了过去的一次小小的吵架,甚至是带着那么一点藕断丝连的温情。

三框最后暗杀了两框,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但也是亲自为一生的纠葛写下了结局。或许还是两框赢了,因为五黑框正如他所说,一生一战不死不休,也正如他所说,他承受不了今何在的死亡,从这点看可能也挺甜的?

在这样庞大的格局之下,好像儿女情长不再那么重要了。但他们曾经抱着那一点点爱,在一座杀戮之岛上互相伤害、互相依偎,这可能是《捕风》最令我感动的地方吧。


【EC】Love apple(PWP,二战AU,半人马万X面包坊主查)

梗来自 @YAYA亞子 ,我爱太太的人马AU

总之就是二战的时候德国开始屠杀人马,Erik逃到了别的地方遇见了查查,但是当战争进入白热化状态时,政府决定让人马们也加入战局。

https://shimo.im/docs/oFxMBOlzqD4gIm1z/ 

【白灰/蓝灰】Day of the Locusts(PWP)

军训使我疲惫,唯有日蝙才是快乐的。正好在蝙蝠侠日下了暴雨,所以今天不用训练,就马了这篇。

来自 @北冥夙 的点梗,大概就是白超中了魔法,所以在为爱鼓掌的过程中突然变成了年轻的自己。我也很难界定到底是白灰还蓝灰。

https://fx.weico.net/share/44333978.html?weibo_id=4306691812619936

【超蝙】Noctiluae/夜蛾(水手超X贵族蝙,古罗马AU,PWP)

@Eiskalt 姑娘的点梗,古罗马贵族女装去烟柳巷揽客,勾搭年轻力壮的穷水手。本来想当七夕贺文发来着,但我实在是太慢了2333
这里出于私心还是把Bruce设定成了蝙蝠侠。
女装警告!

https://shimo.im/docs/GZC30A3vcYEsAEj2/ 

50fo点梗

占tag致歉。来玩这个,感谢各位的关注吧。点梗是不是粉丝都可以,重要的是大家一起开心萌CP,接受:超蝙、EC、锤基,PWP和正剧向都欢迎。

这个算长期的吧,有喜欢的就写。

【霜铁】Little Prince

很久之前的脑洞,如果Loki没有死在无限战争中,而是漂浮在宇宙中,最后在泰坦星遇见铁人。
第一章
Tony Stark坐在一颗巨大的、光秃秃的星球上。
破碎的面甲已经修复了大半,纳米材料依旧在不断疯长着,那些碎片刺破了Tony的皮肤,他对此毫不在意:“看,这就是科技,在带给人们好处的同时伴随着该死的副作用。”
直到一粒绿光落在Tony掌心,像是一只萤火虫落在迫击炮上。小小的、黯淡的光晕出声道:“Stark。”
Loki。那声音让人想起伦敦的雾霾天,漂亮又惹人讨厌。所以为什么邪神入侵地球的时候拿的是权杖而不是一把雨伞?Tony想像着Loki用伞柄击飞两个神盾特工的模样。他低声笑了起来。邪神先生开始变得不耐烦,尽管他现在只是一个光点。Tony清楚地看见那粒绿光在他掌心轻轻颤动着。
过了很久,直到Tony的笑声变得喑哑,他才问道:“Stephen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我是那一千四百万余个结局中唯一的变数。”Loki有一把好嗓子,但此时他的声音涩得像许久未上松香的小提琴。
Stark在任何时候都不愿放弃他的幽默:“那么,你为什么变成一个光点?这看上去像是小叮当仙子的魔法仙尘。”Loki答道:“因为我现在的力量不足以维持变形的法术。”Tony飞快地抢白:“所以你现在是个冰宝宝了?”
这位约顿海姆的君主缄默无言。Tony想起纽约大战结束后邪神带着口枷回望的那一眼,流淌着脆弱易碎和无声平静,现在回想起来,他比大多数人更早地经历了Thanos。
Tony只能装作无意:“蓝色没什么不好的,《阿凡达》明年要出第二部了。可惜我看不到了。”
Loki意识到在Tony眼里冰霜巨人和阿斯加德人没什么分别,都是外星生命罢了,同样生疏,他不再是谁睡前故事里的恶魔。
接下来,按照惯例他们得互相讲述自己的故事了。Loki那白虹贯日、壮士断腕的一刺被他讲得如同伶人在后台卸去粉墨时说起剧本,比起阿斯加德洛基之殇平淡太多。
Tony掐头去尾地叙说了甜甜圈飞船、无限手套和秘术大师,之后戛然而止。Loki的声音终于有了起伏:“如果他集齐了六颗无限宝石,只要一个响指就可以毁灭半个宇宙。”自诩神明者不知为何竟会为蝼蚁的死亡而感到不适和悲伤。
TBC

【锤基】穿越铁森林(冒险家锤X寡妇基,双性,PWP)

《八十天环游地球》AU,梗来自@Thorki整理君 谢谢授权,复健中的儿童车

这里一切有关约顿海姆的都是我的私设

走石墨https://shimo.im/docs/XP6i9vtLp68VJxG4/ 

【牧马】康城令,鹅城牧

#看完《让子弹飞》后的激情产物,反正圈太冷没人看,就自己投喂自己了#
正文
“黄四郎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马邦德忙着捞红油锅里的羊肉,红色的生肉一点点滚成粉色,衬着黄铜锅里热浪翻腾,那叫一个活色生香。
一旁的花姐低着头,鸦色眼睫轻颤着,十足惹人怜。对付不同人要用不同的招数,土匪窝那帮子都喜欢大胆泼辣的,这位爷可不同,若是耍心眼儿谁又比得上他是个人精。
“县长看上你了?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师爷念完了歪诗,不待她答:“是有几分姿色,可比起她来差太多了。就是十分颜色到了她面前,也得变成三分。”
“那年我十七岁,她也十七岁。”后来他跟了个好县长,狠狠赚了一笔,大手一挥赎下了花魁娘子,转眼她却捧出百宝匣,与他捐了官做。谁成想,路遇麻匪,最后大被酣眠,却断送佳人性命。张麻子面前那串儿准备好了的话,虽然咽下去了,却不是情话,若是情话,倒好说出口。
马邦德定定看着花姐:想来张牧之有夫人在侧,尚能坐怀不乱,又怎会喜欢这丫头?“好了好了,黄四郎的人怎么能亏待了。”两颗亮闪闪钻石“扑”地从师爷袖子里掉出来:“拿去吧,也好交差不是,晴雯。”
花姐前脚刚走,后脚张麻子就进来了:“老汤!”嗓门儿大得半个鹅城都听得见。马邦德也不看他:“干嘛啊,正吃饭呢这。”张牧之大马金刀地坐下了,自个儿捡了块鸭血,也不见碎,便往师爷碗里蘸去。马邦德护起食来一向不要命:“要吃,自己调个油碟儿去。”张麻子吸溜着鸭血,含糊道:“我吃干碟儿。”师爷回嘴得快:“你怎么不吃辣椒面儿呢?”
张牧之捞两筷子菜:“辣椒面儿怎么了?以前在东洋鬼子那儿吃火锅,还蘸生鸡蛋呢,滋补得很。”马邦德就势往上爬,得把毛给捋顺了:“好吃吗?”“不好吃,甜丝丝的。”张牧之道:“名字也怪,叫甚么劳什子的寿喜锅。”
马邦德不忘拍马屁:“好名字啊,县长自然长寿喜乐。”“长不长寿,喜不喜乐。要看你。”张牧之这次倒是把猪脑花夹碎了。马邦德一哆嗦,小心翼翼道:“恩人,这是什么意思?”
张牧之看他一眼:“你去想个办法把黄四郎平了,我不自然就长命百岁了开心了?要不然你想想,你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人给绑了。这不就是黄四郎治下,鹅城不太平吗?”马邦德傻眼了,这麻匪还真是能颠倒黑白,比自己还会装糊涂,一拍脑门儿,嘴上却道:“嘿,我这不是正给您想着主意呢吗?”
张牧之摆摆手:“不提这个,我早觉着敲鼓的那小妮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先是让老二老三看上了她,现在又来和你勾勾搭搭。她是要把我的人全勾走?”张麻子心道:刚才那花姐出门时候一步三扭腰的,真当我不知道呢。

开个脑洞有人想看吗(超人总动员AU)

因为新出台的超级英雄法案,大超不得不停止他拯救世界的工作,作为小记者的生活穷困潦倒。这时候哥谭首富布鲁西向他伸出了援手,布鲁斯愿意帮助超英改善公众形象并进而使超能力合法化。在二人的努力下正义联盟的成员终于集齐。而兴奋之余的大超答应韦恩加入联盟后却因战损过于突出而被搁置,他因此感到非常郁闷。这时联盟成员蝙蝠侠向他提出了帮忙照顾和教导少年超能力者(罗宾们)的请求,从未谈过恋爱的氪星人开启了他的奶爸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