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符牒

醒时莫饮茶 醉后弹琵琶

【空戬】关于二二跟猴叽回家(片段灭文法)

大圣与二爷站在山前,但见一方瀑布飞流而下,甚是湍急,激起层层雪沫。
孙悟空不似往常那般纵身跃进洞去,倒是携了杨戬的手,二人并行。
杨戬则仿佛在自家庭院般,不急不徐地穿过那层水幕,细小的水花溅在他身上,便绽放出稍大朵的雪白的水花来。进到洞里时,衣袖上竟还凝着一朵小小的五瓣梅花。可衣服上的其他地方却依旧是干干爽爽。大圣爷笑嘻嘻道:“好一个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你道他这猴子偏生还会念诗哩。
杨戬一哂,在洞中一块青石上坐下。白衫上的重重衣摆散落在地上。那石头经年教小猴子们在上面玩闹,老猴子们在上面休憩,已是磨得有些光滑,孙悟空就看着石头上映出来的一点儿杨戬的模糊的影儿。
看久了抬起头来,才恍然发现那人白衫雪衣,颇有魏晋之风。不知从哪里进来的阳光洒在他身上,连衣服上繁复的暗纹也变得清晰可见。
小猴儿们早呈上蒲桃、石榴、林檎并椰酒。
那酒便只用半个椰壳盛着,杨戬喝来也绝无不雅。二爷放下天然的酒器,轻轻拭去唇边的酒液,一切都和那夜碧波谭的篝火边一样。
杨戬笑语道:“世人只道猴儿酒千金难求,唯有神仙方可四时享受。” 大圣笑嘻嘻接口:“二郎真君不在灌口好生看庙,倒想什么猴儿酒?”杨戬道: “此地既然有酒,什么时候,来这里做个山神倒也不错。” 猴子依旧一副无赖相:“做花果山的山神,可要受着山上妖王的欺压。” 二爷不准备占回这一点便宜,只是喝酒。
猴子看他仰首饮酒,盯着滚动的喉结。 欺身过去,顷刻间,玉山已倾。 椰酒尽数洒在杨戬袒露的胸膛上。那些本就披散的卷发显得更凌乱了些。眼波流转间平白生出些媚意来。 猴子俯身含住他的喉结,略带粗糙的舌尖在上面舔过。 翠色藤蔓摇摇曳曳,弄得两人都有些痒意……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