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符牒

醒时莫饮茶 醉后弹琵琶

【戬心】青玉案*旧文

#深夜抽风,决定把以前的文慢慢搬一点来,毕竟底稿都已经随着上一个手机去了,能找到文字版的就在这儿存一下吧,大概是用来丢人现眼#
正文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杨戬静静地立在街市上,他这一生无比漫长,但真正去过上元节却只有几次而已。家变之前,这世上还未有上元节,到后来,却已没有几个人可以陪他过。记忆中第一次过上元节还是当日在灌口时。
他晨起练武后回到厅内。正好看见寸心端着一个瓷碗过来。“这是什么?”“元宵啊,凡人弄出来的新鲜玩意,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他在桌前坐定,那碗里盛的是雪白的糯米团子,用筷子挟起一个,软糯的外皮包着香甜的馅儿,倒是不错。他看着寸心,眼里是融融的笑意:“幸好是芝麻的,看不出来煮没煮糊。”她小声地嘟囔:“糊的都倒掉了嘛。”他失笑:“罢了罢了,坐下吃些吧。可惜只一碗,你我二人分吃可以,老大他们却是吃不到。”她有些无奈地道:“知道你念着他们,一人一碗,哮天犬那份也没少。”他那时于情爱之事懂的并不多,也不明白她那份只想给自己一个人的心意……
这天晚上,凡间是没有宵禁的。她拉着他出去看灯。其实她什么没见过呢?这世上珍宝最多的地方便是水晶宫了。只是这人间繁华却偏偏惹人留恋,正如人间的情爱一般。她说要放花灯,他便亦陪着去买。刚刚付了账,却发现她早已不知跑到哪处去了。提着花灯寻了许久,正当他想要施法的时候,忽听得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杨戬”,回首时,她正立在河边,浅蓝色的衣裙与水溶成一色,绸缎上的花纹仿若鳞片一般。
那夜他们蹲在河边放灯,他问她,灯上写的是什么,她只狡黠一笑:“说出来就不灵了。”他怔了怔,他们本就是神佛,但面对未来的时候却依旧忍不住祈求庇佑。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原来,自那日西海诀别之后已隔了这样久。杨戬缓缓回过头,似乎希望她依旧站在那里。却真的看见了一抹浅蓝色的倩影,那人见了他带着几分欣喜道:“二哥,我包了些元宵,一起去吃吧,沉香他们也在。”自己捧作掌上明珠的妹妹终究有一天为了另一个男人洗手做羹汤,一如当年的她。杨戬笑了笑:“好。”
天眼有看见过去未来的能力,这一次,他终于看清了花灯上那几个字:“愿与君,朝游沧海暮苍梧。​​​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