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符牒

醒时莫饮茶 醉后弹琵琶

【楚白】折梅记*旧文

关中,七侠镇。
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像是木匠坊里的刨花一般,沾湿了楚留香身上的白衣。乌发衬着新雪,愈发显得他自己也像雪塑的一样了。
楚留香现在的心情很好,因为他很快就会见到一个朋友。虽然昨天晚上楚留香就已经见过他了,不过那并不算正式的见面,因为他那时候正睡着了。他有个很有趣的名字,或者说曾经有,叫做白玉汤。
在老白还叫白玉汤的时候,楚留香也正和胡铁花姬冰雁一起闯荡江湖。互相都听过对方的名字。在偶然的机会下比试。照楚留香的说法,比试之后是要喝酒的。琥珀色的蜜酒,并不醉人,却像秋天的凉风一样可爱。他们很快就成了朋友,可以抱着痛哭的那种,当然,这是白玉汤单方面的。
两个人,喝酒,也看星星。白玉汤没事的时候也跟楚留香说他的理想:不仅要做一个大贼,还要做一个有足够境界的大贼。“楚儿啊,听过一枝梅吧?你瞅瞅人家,当个贼还非得在人家墙上画朵梅花。不过说起来梅花长啥样我也没见过。哎,你见过吗?”
这话是随口说的,不过白玉汤的确对梅花一直有一种执念,他自幼长在北地,从未见过梅花,却偏偏觉得此物足以标榜自己这样的侠盗。他当日里潜进大内,什么也没拿,单单看上了一只陆子冈的梅花纹茶晶花插。回到家后,就天天捧在手心里,也不敢出门。三日之后,还是带着一种情人分别的心情悄悄送回了宫里。气得小姬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人家销赃都是快进快出,你呢?你把东西玩儿两天你又给人送回去了。”楚留香听白玉汤说起这件事时,禁不住摇着扇子大笑起来,笑了好久才停下……允诺道:“将来若是看见了,一定折一枝送给你。”
今天,白展堂早上醒过来,看见床畔放了一枝白梅,绿萼素蕊。
楚留香从墙外跳进院子,院内有一道门可以通往店堂,门外新挂了厚厚的帘子。他拂去衣服上的雪花,掀起帘子走了进去。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