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符牒

醒时莫饮茶 醉后弹琵琶

【EC】interview with Erik (1)

夜访吸血鬼AU,有能力。第一次写这种,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请告知我。
第一章
吸血鬼站在窗前。他的面颊微微凹陷,过亮的灯光使他的皮肤看起来像滑石粉一样苍白,灰绿色的瞳仁却折射出翠榴石一样的火彩,像是两团绿色的鬼火。
报馆的记者Emma Frost小姐打开录音机,查看着里面的磁带。
男人平静地开腔:“让我们像‘大卫科波菲尔’那样开始?从我出生,我成长,或者该从我自黑暗世界诞生开始?我们该从哪儿开始,你认为呢?”
“事情发生在1791年。我当时24岁,比你现在年轻,但时代不同,那时我已成人,是一个大农庄的主人。我妻子死于难产,在她和婴儿死后的半年左右。我每天浑浑噩噩度日。”
当Erik在小酒馆里和赌徒大吵一架之后,他醉醺醺地走在水池边,并不慎掉了进去。冰冷刺骨的池水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他大口呼吸着有点凉意的空气。正当他准备爬上去的时候,有人咬住了他的脖颈。尖利的牙齿轻而易举地刺破Erik的皮肤,暗红色的血液汨汨流出,柔软的舌尖舔食着甘美的液体。那人的牙齿在他伤口的际缘轻轻磨擦着,才餮足般地放过他,问道:“Do you still want death?Or have you tasted enough?”
过多的失血让他觉得头晕目眩,Erik用粗哑的嗓音艰难答道:“Enough。”
他这才看清面前的人。浅栗色的卷发修剪得当,蓝色的眼睛仿佛莱茵河柔软的水波,皮肤苍白,嘴唇则是沾了血的野草莓。
“老天,一个蓝眼睛的吸血鬼。”Erik心想。
Charles眨眨眼睛,星子闪烁了一下。他吐露出魔鬼的邀请:“如果我给你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像我一样获得永恒,你愿意吗?”
破晓之前,Erik决定成为吸血鬼。
Charles吸干他的血之后,割破手腕,将自己的血喂给他。血液一滴滴落到他的舌尖上,流到喉咙里。Erik生平第一次如此渴求这种腥甜的滋味。躯体死亡的过程十分痛苦,但这份痛苦反而让他更加留恋生命。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Erik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Charles极其自然地住进了Erik家里。他对每个人都十分温和友善。他同厨娘攀谈,与男仆打招呼,时常用胡萝卜和苹果喂马,盛赞花圃里那些玫瑰的美丽,即使他从不在白天去看它们。他的举止古雅,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他是伦敦来的贵族。
Charles甚至在酒馆里用拙劣的吸血鬼故事跟遇见的女郎搭讪。天知道这是多么糟糕的约会技巧。Erik告诉他这么做之所以会成功,完全是因为那些女人根本没听他在讲什么,她们光顾着看他无辜的蓝眼睛。然而Charles坚持辩称:“在巴黎,吸血鬼这一套可受上流社会淑女们的欢迎了。”

评论(2)

热度(37)